blog

两位高级管理人员从Snapdeal的班加罗尔中心辞职

<p>这一次,该公司的两位副总裁Balaji Hariharan和Hemanth Kota已经辞职,“经济时报”的一篇报道援引人们了解这一发展情况</p><p> Hariharan担任Snapdeal Payments和Digital Services的增长和产品管理负责人,而他们的LinkedIn个人资料显示,Kota负责供应链管理的产品管理工作</p><p> Hariharan于2015年2月加入Snapdeal,此前他曾在亚马逊和微软工作过</p><p> Kota之前曾在Tesco和Hewlett-Packard工作,随后于2015年8月加入本土电子商务公司</p><p>两家公司均在班加罗尔的Snapdeal创新中心运营</p><p> “在Snapdeal,我们不评论个人离职</p><p>加入和离开团队的人是正常的公司运动,不一定要求在每个案例中做出回应,”Snapdeal发言人在回应VCCircle的电子邮件询问时说道</p><p>在过去的四个月里,Snapdeal看到几位高级管理人员退出了公司</p><p>上个月,FreeCharge的首席执行官Govind Rajan在被任命领导电子商务公司的数字支付部门仅仅9个月就辞职了</p><p>企业发展负责人Abhishek Kumar和高级副总裁以及Shopo负责人Sandeep Komaravelly也在2月份辞职</p><p>去年11月,Snapdeal内部物流部门Vulcan Express私人有限公司的首席运营官Vijay Ghadge在加入公司后不到四个月离开了公司</p><p>除了高级出口,在2月的最后一周,Snapdeal决定在其电子商务市场和子公司裁员500-600名员工</p><p>事实上,在这些裁员之后,Snapdeal在孟买和班加罗尔的区域中心预计将有一位数字或低两位数的员工人数</p><p>此外,Snapdeal最近进行了重组,之后每个类别业务部门现在有四个广泛的工作流 - 组合管理,关键客户管理,品牌联盟管理和产品生命周期管理</p><p> 1月份,媒体报道称该公司正在与其投资者软银集团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进行谈判,以低于30亿美元至40亿美元的估值筹集新资金</p><p>截至2016年3月的财政年度,Snapdeal的损失增加了一倍多,达到2,960千万卢比(约合4.36亿美元)</p><p>该公司的综合亏损从2014 - 15年的1,328千万卢比扩大至3,315千万卢比</p><p> Snapdeal的竞争对手Flipkart最近也出现在旗舰市场以及子公司在线时尚零售商Myntra的高级出口</p><p> Myntra的供应链主管兼高级副总裁Rajul Jain是生活方式电子零售商Yebhi.com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他去年12月的某个时候退出了该公司</p><p>除了CXO级别的退出外,Flipkart去年还看到了其首席产品官,首席财务官,

查看所有